They started nothing

【蓝平短篇】圆满结局

· 迟到的生贺

· 胡扯架空 ooc注意


1


蓝染从方向盘上抬起左手,用食指尖轻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冷风从仪表盘旁边的空调呼呼地吹向后排,坐在副驾驶的金发男人打了个呵欠,开始在座椅里不安分地扭动身子,试图寻找一个舒服的坐姿,看起来相当不耐烦。

这不能怪他。蓝染顺着挡风玻璃看向前方。在过去的二十分钟里,眼前的光景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假日出行的私家车排起长龙,将公路的四排车道堵得水泄不通,而对向从温泉岛返回市中心的路上则几乎没有车经过,平整的柏油路面被正午的阳光晒得闪闪发亮。前面的车里不时有人探出身子向前瞭望,远处隐约传来...

翻车鱼:

“蓝染在心中默数到。就今天下午来说,这已经是金发男人第三次从他的门口路过了。


事实上他在男人最一开始出现在门口时就注意到了他,然而男人却只是徘徊在门口,始终没有走进来,出于好奇心,蓝染没有推开门走出去将他迎进来,只是低头假装注视着手里的书页,用余光打量着他。然而男人最终没有走进来,很快不见了踪影。蓝染有些后悔没有将他招呼进来,然而在看到男人第二次出现时他意识到男人一定会进来的于是他打定主意,依旧坐在那里假装没有注意到他。这一次,男人又是在门口徘徊一阵后离开了。


第三次,蓝染心想。如果他再次出现,自己就走出去叫住他。...


【蓝平短篇】Let It Burn(原著背景,完)

· 一个脑洞,ooc注意


1

金发男人走在前面。

他不急不缓地迈动双腿,每走一步,披散在他背上的金色长发便会轻轻晃动,包围着“五”字的菱形图案便会从那金色的缝隙间显露出来。蓝染盯着他的背,捕捉着每一个图案露出的瞬间。在自己的左臂上,佩戴着一枚写着同样数字的臂章,正是这个数字,将他与平子真子联系在一起的。

他跟在他的身后,慢慢朝前走着,始终留意着同他保持着一步半的距离,那是从他成为五番队副队长的第一天起便存在于两人之间的一种默契。尽管在人前两人都默契地扮演着关系亲密的队长与副队长的角色,但在独处的时候,金发男人总会若无其事地同自己拉开距离,而他也慢慢习惯了...

《破土》Chapter59

59. [戴斯乐:影子]


你坐在驾驶座里,透过挡风玻璃注视着眼前的研究所,包围着它的金属栅栏门紧紧地关闭,让那座突兀的白色建筑在黑夜里显得更加戒备森严。从外观上来看,那是个非常无趣的地方,然而据你所知,萨尔阿波罗·古兰兹甚至可以连续一个月不离开这里,潜心于他的研究。你很难想象那个在你看来有些癫狂的科学家每天在这里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你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诺伊特拉已经进去超过一个小时了,与之前的几次相比,这次的治疗时间未免过长了些。你开始不安起来。


在两个月之前,他失去了一条手臂。那个晚上,他没有同意你想跟他一起前往枪决现场的请求,然而尽管如此,你还是悄悄地来到...

《破土》Chapter58

58.[平子真子:失真]


注意到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你抬起头,透过包间门口的纱帘看向外面,目光对上的一刻,门口的服务生立即转移了视线,略显窘迫地埋下头去。


这也难怪,你心想,看了看店里墙上的挂钟,眼下已经过了晚上七点,你已经独自一人在这里坐了近乎一个小时,除了一杯餐前酒外,还没有点任何东西。


你顺着包间里的窗户向外看去,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去,对面的建筑已经彻底没有了光亮,只有两侧的路灯照亮安静的街道。这片街区和记忆中的已经完全是两个样子,三年间发生的巨大变故让商户们纷纷主动或被动地离开了这里,曾经繁华的街道如今只剩下徒有其表的空壳。不过让你感到庆幸的是,这家熟悉的餐厅依然还...

【蓝平】场景练习1

无头无尾的摸鱼,ooc注意

不会开车...希望不会被吞

他坐在沙发上。

穿着白色珊瑚绒睡袍的背紧贴着沙发。他的头发是湿的,水滴从他金色短发的发尾无声地滴落,顺着他的脖子滑进睡袍的衣领,他的脖子上松垮垮地搭着一条半湿的毛巾,有些凉,但他并不是特别在意,甚至连手都没有抬起。稍微过眉的刘海湿漉漉地贴在他的额头上,他直视着前方,脸上没有表情。

......

全文请点此处

【蓝平短篇】伊始之前(完)

· 原著背景无根据脑洞

· 私设bug文


01


深秋的夜晚寒意骤然降临,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月亮划过了枫树的枝杈,浮现在了正上空,弯钩状的残月将清冷的月光投洒向大地,在那片月光中,一名棕发的少年只身站在枫林间的空地上。


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里,他身上的衣衫略显单薄,但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定定注视着眼前的空处,在他脚下的影子当中,两件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裳散落在地上,腰间的布带还打着结,仿佛就在刚才还穿在某人的身上,然而衣服主人的身体,在少年释放自己力量的瞬间,便由于无法承受巨大灵力的压迫,在他的眼前分解成为了...

【蓝平短篇】常客(下)

· 现代架空

· 浦原第一视角 浦夜前提

· 俗套爱情故事 ooc

前篇请走(上) (中)


10


出于某种预感,那天晚上我又和铁斋先生交换了位置。我向来信赖于自己的预感,因此那天晚上,当我站在吧台后面擦拭玻璃杯的时候看见走进来的棕发男人时,我并没有感到意外。


棕发男人看到了吧台后的我后,径直走了过来,他身着一件款式略显休闲的西装外套,里面的白色衬衫领口微微敞开,没有领带。和平子先生的服饰一样,尽管样式简单,但哪一样看起来都价格不菲。他在吧台边的位置坐下来,或许是因为补充了睡眠,他...

【蓝平短篇】常客(中)

· 现代架空

· 浦原第一视角 浦夜前提

· ooc

前篇请走(上)


5


第二天,当我早早地走进铁斋先生的简餐屋时,发现已经有人坐在了那里,然而并不是平子先生。


起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棕发男人转过头来,我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看错。


男人坐在窗边的位置,桌上只放着一杯咖啡。他看到我,立即对我微微点头,露出了礼貌的微笑。这一次我确信自己看到的是货真价实的笑容,他笑得十分自然,就像已经熟知我一般。我不禁觉得之前那次与他的视线交汇并非自己的错觉。我依然感到疑惑...

【蓝平短篇】常客(上)

· 现代架空

· 浦原第一视角

· 浦夜前提

· ooc

1


八月的一个晚上,我遇到了一位客人。


话虽不长,但还是从头说起好了。


浦原宾馆营业的第五年。并非自夸,尽管宾馆规模不大,但由于经营方式周到入微,宾馆的生意姑且也算蒸蒸日上,而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我也不经意地养成了猜测客人身份的习惯。宾馆所处的地段并非城市的商业中心,好在交通十分便利,位置僻静反倒成为了一个优势,吸引了不少为公务奔走而短暂停留的商旅人士。大多数时候,我都能将客人的职业判断得八九不离十,这也算是我的一个...

《破土》Chapter57

57.[史塔克:归巢]


忘记了在哪里听到过的说法,犯罪者事后有很大的几率会返回犯罪现场。比如愉快犯带着恶毒的成就感返回现场欣赏自己的成果,比如经验不足的犯罪者忐忑不安地返回现场想要销毁残留的罪证。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返回作案现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要承担着极大的风险,但另一方面,两种想法又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但二者皆非的自己又是出于什么想法再次出现在这里的呢。


你一边思考着,一边站在街道的一侧观察着对面。早已被清理过的现场此时被黄色的隔离带包围起来,不时有行人经过,但也毫无驻足的意思,他们只是默默地将冷淡的视线投向在那场事故中被毁掉的商户,...

【蓝平短篇】厘米(下)

· 现代AU,理发师蓝染X顾客平子

· 前篇请走(上) (中)

· 本章完结

  蓝染看了一眼手表,眼下刚刚过了中午十二点,正值午休时间,不时有人接二连三地从面前的高层建筑物走出来。他注意观察着,紧接着发现了目标一般,迅速将手中的报纸折叠起来放在了圆桌上,从咖啡馆的露天座位上站起来,朝着人群走去。

  在人群当中,金发的男人显得格外瞩目。尽管也身着衬衫和西裤,但他看上去却与那些西装革履的男人们格格不入。他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探向脑后按摩着自己的脖子,...

《破土》Chapter56

56.[葛力姆乔:下坠]


你翻转身体,用左手支起上半身,看向了身边的人。


乌尔奇奥拉·西法静静地躺在床的另一侧,他侧身而卧,正对着你的光洁的脊背正均匀地起伏着,似乎睡得十分安稳。宾馆房间床上的白色棉被他独自霸占,胡乱地掩盖在腰间。没有彻底干透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他的脖子上。他似乎非常疲惫,从浴室回到床上之后立即昏睡了过去。而你却迟迟没有睡意,于是干脆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毕竟这种状态是不常有的。


而实际上这种状态也很难维持下去,你看着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放在了他的肩头,顺着他的脊柱抚摸下去。


他太瘦了。你心想。尽管背部被...

【蓝平】百年不合(短篇,原著背景,完)

· 平子真子中心

· 参考官方小说情节,存在口胡成分,请注意


01


平子的房间总是挂着很厚的窗帘。


这些年来他的睡眠总是很浅,在克服了细微的声响好不容易在凌晨睡着,但一旦稍微有一点光亮,他就会再次醒来。而在夏季,夜晚很短的时候,他每天的睡眠时间甚至不足四个小时。


即使窗帘再厚,还是会有少许的光线渗透进房间当中,他睁开了眼睛,窗外的鸟儿已经开始发出鸣叫,他躺在床上,一面盯着天花板上浮动的光影,一面听着鸟儿的叫声。短暂的睡眠不足以让身体得到休息,他依然非常疲惫,但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睡着...

摸鱼剪了视频,觉得歌词很适合这两个人。


《失忆蝴蝶》


还没有开始 才没有终止 难忘未必永志

还没有心事 才未算相知 难道值得介意

言尽最好于此 留下什么意思

让大家只差半步成诗


还没有惊艳 才没有考验 才未值得哄骗

还没有闪电 才没有想念 才未互相看厌

还未化灰的脸 留在梦中演变

回头就当作初次遇见


并未在一起亦无从离弃

不用沦为伴侣 别寻是惹非

随时能欢喜亦随时嫌弃

这样遗憾或者更完美


从没有相恋 才没法依恋 无事值...

《破土》Chapter55

55.[萨尔阿波罗:天才]


* 部分情节或造成轻微不适,请注意


从浴室里走出来时,你在门口那面等身高的镜子前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了那面镜子。


在水汽升腾的空间当中,那面镜子此时被一层水雾覆盖,将你的身形模糊地映在其中,你抬起手,用食指在面部的高度轻轻地涂抹开来,直到能够看清镜中的那张脸,你抬起手来,镜中的影像也同样抬起手来,你将左侧一绺湿漉漉的头发拢向耳后,你向左扭转脖颈,又向右扭转,你用手指从脸颊开始循着骨骼的形状向下摸索,直到下巴,你小心翼翼地确认着自己的轮廓。镜中的人一丝不苟地模仿你的动作。你看向镜中人的眼镜,他也毫不畏惧地回看向你的眼睛。最后你冲他露出了一个...

© 核宴 | Powered by LOFTER